• WAP手机版 保存到桌面加入收藏设为首页
散文

最远的你是我最近的爱

时间:2021-11-29 12:14:22   作者:心海湛蓝   来源:原创   阅读:156   评论:0
内容摘要: 今年冬天,冷得格外早,立冬之日,已感觉北风萧萧,一阵风掠过,寒气立马从裸露的脖子、从袖口、从没有扎进裤腰的内衣下摆嗤嗤嗤地往人身体里钻,她下意识地耸耸肩、缩了缩脖子,把手插进毛呢大衣的大口袋里,继续一个人在街上慢慢地逛着。 “风雨之后, 无所谓拥有; 萍水相逢, 你却......

    今年冬天,冷得格外早,立冬之日,已感觉北风萧萧,一阵风掠过,寒气立马从裸露的脖子、从袖口、从没有扎进裤腰的内衣下摆嗤嗤嗤地往人身体里钻,她下意识地耸耸肩、缩了缩脖子,把手插进毛呢大衣的大口袋里,继续一个人在街上慢慢地逛着。
    “风雨之后,
    无所谓拥有;
    萍水相逢,
    你却给我那么多,
    你挡住寒冬,
    温暖只保留给我,
    风霜寂寞凋落在你的怀中……”
    临街商铺里,播放着车继铃的经典成名曲《最远的你是我最近的爱》,歌曲入耳,恰如一颗石子投入了她的心湖,让她心里本就暗流涌动的思念如一圈一圈的涟漪荡漾开来。
    “宝贝,该歇气了!”她拿出手机,快速打出一行字,然后又弹出一杯冒着热气的茶。
    等了好一会儿,也不见他回消息,她知道他很忙,偷空了会回复她,揣起手机,她的思绪被那一阵寒风带回了那个瑟瑟的深冬……
    那个冬天很冷,浓霜如雪,浓雾如烟,恰如她的心寒冷而阴沉,好在她没有沉沦,很快走出了阴霾,然后他们相识、相交。他温和的性格和温暖的笑容就如同冬日里的暖阳,融化了她心里的那块坚冰。爱如雨露,她的心如花绽放。
    由于他工作的特殊性,他们不能时常在一起,但是因为有爱,天涯也咫尺。
    也是一个初冬的下午,他说要回家吃晚饭,她正好要出门取快递,想着顺便买些菜,便哼着歌早早地出门了,买完菜正要给他发消息让他下了班早点回家,却收到他发过来的消息说晚上公司开紧急会议、然后加班,不回家吃饭了,瞬间,一丝失落掠过她的心头,好在她早已经习惯了,所以很快调整好了心情。却不料在返回途中被一辆急速驶来的车连人带车撞到了路中央,坐在地上,她给他打电话:
    “我被车撞了!”
    “怎么了?伤到哪儿了?在哪儿呢?”他一阵紧张,“别怕,我马上回来!”
    很快,他来到她的身边,关切又心疼地询问她的情况、查看她的伤情,好在无大碍,他的神情显得不再那么紧张而凝重。
    那一刻,她的心里有一种幸福的暖流。
    “上班慢慢的,当心点!”“骑车慢慢的,注意安全!”那以后,这成了他的口头禅,每次打电话或者每一次分别,他总这样叮嘱她,仿佛她就是个孩子,而她也总像个孩子似的在他面前撒娇,每当那时,他总会摸着她的头,柔声地说:
    “乖,听话!”
    然后她就调皮地冲他做鬼脸。
    聚少离多的日子,她的思念就像一根线,越来越长、越来越长,然后她用这根线为他织毛衣、毛裤、毛袜、围巾,他让她别织了,说别冻着手。
    等织好了穿上身,她问他:
    “暖和吗?”
    “当然暖和了,这是温暖牌的呢!”他一脸幸福的笑。
    每次相聚的日子,她总是想跟他一起出去看风景,她说:
    “与你在一起的时光,是别人给不了的快乐!”
    “你在,幸福便在脸上、在心里绽放成花;你在,日子就是一首诗、一支歌!”
    一次,他们去爬山,快到一个转弯处时,他看前面是上坡,比较陡,怕她累着,他说要不就别上去了,她一脸调皮地说:
    “无限风光在险峰,你不知道吗?”
    然后她拽住他的手一路勇往直前,刚转过山头,她突然兴奋地喊道:
    “快看!”
    他顺着她手指的方向看过去,只见对面山头中,一帘瀑布在墨绿的树丛间倾泻而下,几缕阳光透过间隙照射到瀑布,折射出几道耀眼的光芒,在山涧中煞是醒目。
    他正看得入神,她好像突然想起什么似的,蓦然回过头,一脸窃喜和欣慰地看着他,他一头雾水,不解地问她:
    “你看我干嘛?”
    “知道吗,你就是转角处那道最美的风景!”说完,乐呵呵地跑开了。
    手机铃声想起,打断了她的思绪。
    “傻丫头,在干嘛呢?今天好冷,加衣服没?”
    “加了,一个人逛街呢。”
    “这么冷的天到处跑,赶紧回去了!”
    “嗯嗯,这就回去了。”
    本来想着给他买件保暖内衣的,没看到中意的,她折身往回走。
    “人生风景在游走,
    每当孤独我回首,
    你的爱总在不远地方等着我;
    岁月如流在穿梭,
    喜怒哀乐我深锁,
    只因有你在天涯尽头等着我。”
    店铺里,还在播放着《最远的你是我最近的爱》。

    “是的,最远的你是我最近的爱,有你的冬天不觉寒,有你的天涯不遥远。”她这样想着,心里流淌着一股暖流,风,好像不那么寒冷了。




上一篇:老夫子传
下一篇:意外的雪
相关评论
散文,现代诗,古体诗词,经典美文,原创文学,在线投稿